DNF公益服将《模工坊》塞进书包,一溜烟跑开了

时间:2018-01-10 14: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刚一开始比赛,就有五六人互相使了个眼神,一起杀向陆影逐。后者位于赛场的边缘,其实陆影逐想着只要撑到只剩百人时即可。但事与愿违,裁判刚刚一声令下,就有数百道雷霆劈向陆影逐。
 
    “卧槽,不带这么玩的……”陆影逐面庞抽搐地拔腿就跑。
 
    “哼!跑得掉吗?”一名身着华服的法师权仗一跺地面,数道冰锥便迅速在其身旁成形,在他袖袍一挥之下,宛若离弦之箭一般射向陆影逐。
 
    “喝啊!”
 
    陆影逐刚扭动身形,堪堪避过那几道冰锥,一柄重剑便迎头斩下。前者略一侧身,一脚踩在重剑之上——别小看这一脚,作为魔体双修的道士,同阶之内,也能与战士相战不下五十回合。
 
    陆影逐借着反推之力向后退去,而在他刚才所占的地方,飘落下两缕头发。而后一名黑袍刺客闪现而出,其手中那两把漆黑匕首正是割下陆影逐发丝之物。
 
    观众席上一阵嘘声,即使是修养良佳之人也是对此摇了摇头。男人要打便打,会逃跑算什么本事。
 
    就在场上只剩近一百五十人时,陆亦诗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场中的陆影逐也是站稳了身形,她知道,她哥哥要出手了。
 
    “怎么不跑了?”华袍法师微喘着气,冷笑着问。
 
    “诸位可打爽了?”陆影逐笑眯眯地问。
 
    “哼,莫非你想还手?”魁梧的战士一挑眉峰,但他看见了陆影逐嘴角逐渐扩大的戏谑,心中的不安成几何倍数增大。
 
    “快退!”华袍法师在喊出这两个字时身形已然向后飘飞百米距离。
 
    “呵呵,晚了……”陆影逐淡淡一笑,右手伸出袖袍,他半跪而下,手掌轻飘飘地印在地上,嘴唇微启吐出五个冰冷的字,“无颜道阵!”
 
    刹间,以先前围攻陆影逐的人为中心向外五百米为距离,地面悄然裂开,无形的波动从里面喷出,当即就有三人被无形的波动击中,吐血重伤,被眼疾手快的云远峰长老救出赛场。
 
    “混账!竟然被他偷偷布下了道阵!”华袍法师怒道。
 
    “这下怎么办!”战士吼道。
 
    “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破了此阵,否则我们只能被他一个一个地吃掉!”一名刺客面色狰狞地说。
 
    “裂地斩!”一个战士向焰阵中劈下重剑,但刃一接触地面,他就感觉体内的力量都沿着重剑流失掉了。骇得战士连忙拔起重剑,可使尽全身力气都不能动重剑丝毫。忽然感觉有人向她走来,抬头一看,陆影逐正笑眯眯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战士一身冷汗。但迎接他这个问题的却是一只拳头。
 
    “轰!”
 
    “噗!”
 
    场上那阵中,不断有人吐血倒飞而出。全场鸦雀无声,这下子太狠了,这下子要得罪多少人,但其一个人将五十多个人清出场外的恐怖实力却是让人们不敢再嘲笑他之前的逃蹿。
 
    片刻之后,赤红焰珍散去,场中那个身着黑白道袍的男子一脸温和的笑容,黑色的眼睛深邃,一头黑发被风拂动。他对着台上的长老微微躬身,轻声说:“长老,现在已经百人了,这一轮选拔是否可以结束了呢?”
 
    “接下来,就是第十八组的选拔……“云远峰峰主叹了一口气,刚欲宣布下一场选拔的开始,却眼神微眯,厉声喝道:“阁下是何人,竟如此躲躲藏藏,有本事现出真身!”
 
    “桀桀,,本来想等着选拔结束之后再出现,可谁知你竟如此急不可耐……”十道黑袍身影浮现,为首的黑袍人怪笑道。
 
    “君阁?”云远峰峰主脸色微变,“阁下是来捣乱的还是来观看的。”
 
    听到君阁二字,众人脸庞皆是抖了抖。对于这个神出鬼没的恐怖势力,在场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耳闻。君阁分为八个部门,各个部门各司其职,将这个庞大的势力以最高的效率运转着,但凡是被这个势力盯上的就没有能逃过的。
 
    “呵呵,我等只是奉命行事,所以,也就莫要怪我等了。”一名黑袍人身形一动,便冲向场中的选手,云远峰峰主脸色一变,就欲出手相拦,另一名黑袍人一脚虚踏,将峰主踏得鲜血狂喷,如折翼之鸟,坠进场中。
 
    寂静的场中一阵吞咽口水的声音,峰主也是一名一星皇阶法师,再不济也不可能连一招都接不下。那么只能说明这些黑袍人的实力皆远超皇阶强者!
 
    “奉劝各位不要出手,否则……嘿嘿嘿……”黑袍人冷笑着右手一抓,场中数个人的面部表情变扭曲起来,而后一道道灵光从他们天灵盖上冒出,尽数掠进那名黑袍人的手中。而那些人都在灵光离开天灵盖时软倒在地上,彻底失去了生机。
 
    陆影逐自然是早就退的远远的,但依然逃不过黑袍人的感知。黑袍人袖袍一挥,陆影逐倒退的身形便突然凝固,然后对着前者飞掠而去。
 
    “影逐哥!”陆亦诗面色大变,急忙冲出,拉住陆影逐。
 
    “小丫头,别碍事,否则我连你一起收了!”黑袍人冷冷地说,但手上的力道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影逐哥,你喜欢我么?”陆亦诗看向陆影逐,脸色突然苍白起来。
 
    “傻丫头,你想干什么!”陆影逐瞪大双眼,心头涌上一抹不安。
 
    陆亦诗纤手一划,一个黑洞成型,她抬腿,将陆影逐踹进其内,然后手一抹,黑洞消失。
 
    “小丫头,你把他传送去哪了。”黑袍人的声音冰凉刺骨。
 
    “你觉得我告诉你么?”陆亦诗看着黑洞消失的地方,“要好好活下去,回来找我啊!”
 
    ………
 
    ………
 
    ………
 
    “滴滴滴!”
 
    “哗!”
 
    “喂,小子,你到底要不要啊?!”浑圆雄厚的男低音响起。
 
    “欸?”陆影逐愣住了,看了看周围的车水马龙,抬头一看,一架飞机正从几百米的上空划过,将头扭回来,是报刊亭老板那张不耐烦的老脸。
 
    “我……君阁的人呢?”陆影逐喃喃着。
 
    “哈?”老板皱眉思索了一下,叼着根烟转身翻找着,“我看看啊……君阁嘛,好像在哪听过……”
 
    “找到了!”老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陆影逐手上托着一本小说,小说的封面上是四个墨意淋漓的大字“浪尽洪荒”。
 
    “浪……尽……洪荒?”
 
    “没错!年轻人你是不是对小说太痴迷了,把现实和小说混淆了?”老板换成了怜悯的目光,“杂志三十块,掏钱吧。”
 
    “哦哦!”陆影逐连忙掏出三十元从老板手中接过杂志。
 
    “君阁……墨族……亦诗……”陆影逐坐在公园的石凳上,不停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他有点头疼,他好像忘了什么东西了……但是他刚下数学课就急匆匆的跑到报刊亭来嘛新鲜出炉的鳕鱼卷和四月份的《模工坊》,然后在报刊亭前发了一小会呆,脑子里就多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例如身着黑袍的人袭击族比,还有孙夜翎和陆亦诗……
 
    “孙子,你老爷来电话了!孙子,你老爷来电话了!”
 
    听到这个铃声,陆影逐脸就黑了下来,他黑着脸摸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刚将手机靠近耳边,就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咆哮……
 
    “陆影逐!你好来不来上课了!”
 
    “那个啊……不好意思我忘了……”陆影逐挠了挠头,他上完数学课就要去上语文课,他倒是把这事给忘了。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电话那头的人吼道。
 
    “不用了,我马上赶过去!”陆影逐挂断电话,将《模工坊》塞进书包,一溜烟跑开了。
 
    经过四公里长跑,陆影逐终于到达了老师的家门口。
 
    他用力推开老师家虚掩着的大门,眼前一黑。

上一篇:【每日话题】悲叹之塔上线 你会刷吗

下一篇:dnf:奶妈被人看不起,速成奶怎么了?难道说这还没资格打团吗?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Copyright © 2012 - 2016 DNF私服  http://www.dnf14.com All Rights Reserved.